欢愉主妇

类型:VIP会员剧地区:巴哈马发布:2021-04-20

欢愉主妇 剧情介绍

欢愉主妇“可是……!欢愉主妇”艾迪还想要争辩,却被程智拉住了。“是的,我迷路了。”程智点了点头,简单的将自己的车队因为八级强者的战斗的波及,自己掉下了河里的事情说了一下。

吃掉了最后一块饼干,程智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接着分辨了一下方向,不管怎样,继续朝东走应该没有错。“艾迪,欢愉主妇你冷静点。”程智用力拍了拍艾迪的肩膀,欢愉主妇将他拉到身后,不过他的脸色同样也不好看,但是在桑托斯大师面前,他还是客气的说道:“老师,魔法卡片是我研究出来的,而迄今为止也只有我和我的几个朋友使用过魔法卡片。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条规定是针对我的。”就这样一路走了下去。

入夜的森林散发着一股让人难以言语的神秘,对自己附加了亡灵之眼法术的程智,一步一步的走下了山坡并且用自己的精神力威压吓走了一只只有三级的,似乎是一直兔子的魔兽。因为天黑,程智没看清。程智有些纳闷,三级实力的兔子,是什么样的?但是那东西跑了以后,程智又有些遗憾,兔子肉啊,能吃的啊。大概吧。或许魔兽兔子和野兔的味道差不多呢。正走着,突然,程智感觉到一阵心惊,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散发出了极为可怕的精神力波动,而且,还是他有些熟悉的精神力波动。程智皱了皱眉,本想绕过这传来精神力波动的方向,但是他却突然想起,这似乎是白天看到的那头大地之熊的灵魂波动。只是这波动之中很是虚弱。“呵呵,欢愉主妇没错,欢愉主妇就是针对你的。”桑托斯却是一脸无奈的用力点了点头。桑托斯的一句话把程智噎得直翻白眼。看到程智难受的模样,桑托斯也是一脸苦笑。好一会才摸了摸自己雪白的胡子:“程智啊。你是一名天才的炼金师,也是一位出色的亡灵魔法师。你所研究出来的东西,可以说是超乎了很多人,包括我在内的想象。元素魔法卡片虽然刚刚研发不久,但是你上次在擂台上的表现,我们也都是看在眼里。可以说,魔法卡片以后很可能会完全取代魔法卷轴。这是一个划时代的产物。”

桑托斯的话可不是为了安慰程智而说的一些客套话,欢愉主妇而是真心实意的称赞。元素魔法卡片的构思之巧妙,欢愉主妇内容之精细,让他这个一百几十岁的炼金分院院长,八级魔法师都感觉汗颜。“这个灵魂很特殊,为什么一个大地之熊会有人类一样的灵魂波动?”程智越想越是觉得奇怪。要说魔法师的好奇心是很可怕的,那可是一个圣域的大地之熊,他竟然对此也产生了好奇,本想绕路的脚步也停了下来,朝那精神力波动传来的方向,仔细的用神识探查了过去。果然,就在距离他并不算远的一个山涧之中。

程智犹豫了好一会,终于还是转身朝那山涧的方向走了过去。那灵魂之力虽然庞大,但是极为虚弱,似乎大地之熊受了很重的伤。对于精神力波动极为敏感的程智来说,可以说是感应的一清二楚。终于,他越来越靠近那并不算大的山涧的时候,却看到一个树下,似乎正坐着一个人。虽然亡灵视觉在夜晚虽然能够增加视觉能力,但是却也只是有限的增加而已,太远了还是看不清楚,只是大概的看到了一个人类的形状,但是那精神力波动便是从那个人的身上散发而出的。“正因为如此,欢愉主妇我们学院的老师们一致认为,魔法卡片如果出现在三强争霸赛上的话,会打乱原本的竞技秩序。”“人类?”程智瞪大了眼睛,那分明就是大地之熊的灵魂波动,只是为什么这里却坐着一个人类。

虽然桑托斯的话还算中听,欢愉主妇但是程智的脸却依旧如同吃了苦瓜一般。他走了过去,越来越近,也逐渐看清了这个人的样子,准确的说,大概是个人的样子。如果不是因为他释放着人类的灵魂波动,程智甚至以为那棵树成精了,没错,就是一棵树。呃,不对,说是树也不够准确,这个人依靠着一块岩石坐在那里,若不是程智事先通过灵魂波动发现了他,在他身边经过的时候,都有可能把他当作一棵树忽视掉。这个人衣服像是树叶编织而成,头上的头发之中不知道是天然生长的,还是因为头发太乱,竟然有好几丛灌木,头发之中满是泥土,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还会以为那些头发是灌木的根系。一张宽大而苍老的脸,皮肤粗糙的就像是树皮。那胡子乱的也像是一捧植物的根茎。身上如果那是一身衣服的话,那应该是一件完全由树叶和藤蔓组成的衣服。似乎都不是编制的,而是自然生长出来,爬满全身的藤蔓。

这个人呼吸缓慢,而且出气多进气少,一副就要殒命的模样。“当然了,欢愉主妇这个,欢愉主妇元素卡片毕竟还是个新生事物,学院新出的临时规定之中,也只是禁止了攻击类元素魔法卡片的使用。你依旧可以使用增益魔法和防雨膜法的魔法卡片。”

“老爷爷。”程智不知道这样称呼他合不合适,但是这人的样子实在是够老的。“但这样我们小队的实力可是要大大折扣的!欢愉主妇”艾迪忍不住又跳到了前面大声叫道:欢愉主妇“我说大师,程智可是你徒弟,这规定明摆着就是在欺负程智嘛。你也说了,元素卡片是个新生事物,就更应该在比赛之中使用出来,让更多的人了解才行。再说,法律和规定都是在既成事实出现之后才会制定的。元素卡片还没有在三强争霸赛上使用过呢,就被取缔了,这实在是太不合理了。”那个人丝毫反映都没有,程智皱了皱眉,走到了这个人跟前,仔细打量了半天,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脏这么惨的老头子,仔细感应了一下,程智发现这个人正处于昏迷之中,而且他身上的伤痕多的吓人,每一道伤口都在流血,显然若是在不施救的话,怕是就要一命呜呼了。

程智看到这里,也就不在多想,伸手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了那个小瓶子,人命关天,不管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程智都觉得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当然,处于魔法师的好奇心,他还是想要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变成大地之熊。程智将那老头的嘴巴扳开,小心的倒入了一滴亨特留下来的宝贝药水,一道白光闪现,液体迅速流入了老头的口中,程智连忙盖上了瓶塞,看着眼前的老头。但是想象中的药到病除并没有出现,或许是老头的伤太重了,又或者老头的身体素质远超普通人,那一滴药水下肚之后,程智只是看到他的一些比较小的伤口开始自动愈合了起来,但是那些巨大的伤口却丝毫反映没有。虽然程智的神识范围远不能覆盖到数里之外,但是天空之中不断出现的闪光,爆响声和力量波动越来越狂暴,显然战斗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听着艾迪有些咄咄逼人的语气,欢愉主妇桑托斯大师也有些失去了耐性,欢愉主妇脸色一沉,摆出了一副学霸教授的气势,低声喝道:“小子,规定已经颁布出来了,你认也得认,不也得认!在啰嗦,我可要以咆哮师长的名义给你记大过了!”程智看了看自己的小瓶子,又看了看老头,有点心疼,但是还是再次扒开瓶塞,朝老头的口中到了一滴。同样的白光闪现,同样的没有太大作用。老头身上的伤口愈合的并不多。程智皱了皱眉,咬了咬牙,接着瓶口对准老头的嘴,咕嘟嘟的灌了进去。

这回好了,一道强烈的白光从老头的身上现了出来,笼罩了他整个身体,接着程智肉眼可见的,那老头身上的伤口都开始快速愈合了起来。说着,欢愉主妇提拉米斯身体向下俯冲,长矛对准了老树棍子的脑袋就刺了下去。“终于起作用了。”程智看着被白光笼罩的老人,一脸兴奋的说道,可是还不等他乐上几秒钟,那老头突然怒吼了一声,醒了过来,接着一股极强的力量爆发了开来,程智躲闪不及,被这股力量直接拍的飞起,然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那老头睁开了眼睛,一脸暴怒的看着四周,却发现除了远处倒着一个小孩之外,一个人都没有,他这才清醒了过来,瞪圆了眼睛,之前他可是觉得自己死定了。可是自己竟然活过来了,而且他现在感觉很好,虽然并非浑身充满活力,但是却也没有了什么太大的伤痛。老头子咧了咧嘴,接着急忙跑到那个小孩的跟前。而这时候程智也缓过了一口气,万幸的是,刚刚老头只是无意识的释放了一下自己的气势,虽然强大,但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攻击性,这才没有直接把程智拍碎,但即便如此,程智也是摔得不轻,哎呦哎呦的叫着从地上爬起来,一脸郁闷的说道:“我说老爷爷,你太不地道了,我可是刚刚救了你一命啊。”

大地之熊怒吼一声,欢愉主妇巨大的手掌猛的一挥,正极大在了那长矛之上。而其他的四名圣域强者也纷纷出手,攻击向了大地之熊。“救我一命?”老头似乎还没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有些奇怪的重复了一句。不过当老人看到程智手中的小瓶子的时候,顿时明白了过来,并且低呼了一声:“女神之泪?”

“女神之泪?”程智有些不明白的看向了手中的小瓶子,刚才他一口气几乎将所有的药水都灌了进去,现在里面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也就两三滴的样子。“这战斗实在是太激烈了。”程智口中念叨了一声,欢愉主妇接着拍了拍肥仔的脑袋:“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快走快走。”那老头点了点头,接着扭脸看向了程智,程智也抬头看向了这老头,但是瞬间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只见老头的头发里面还钻出了两只松鼠,正好奇的打量着程智。“这老爷子的头发也太乱了,简直就是在脑袋上面顶了两个大花盆一样。”那老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样子是不是有些可笑,只是一脸微笑的说道:“谢谢你救了我,善良的年轻人。”

“呼”程智长吁一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好奇的打量着老头的奇特装扮:“请问老爷爷,怎么称呼?”肥仔毫不迟疑,欢愉主妇迈步向另一个方向跑了下去,程智趴伏在肥仔的背上,却是皱着眉想着刚刚那几个圣域强者的话。

“我吗?呃,你可以叫我老树棍子。”“老树棍子?”程智挠了挠头:“这算是什么名字啊,你要是不愿意说,也可以,不必骗我一个小孩子。”“试练位面?神格?成神?那又是什么?”这些他一点都不了解,欢愉主妇他也没有多想的打算,欢愉主妇最让他疑惑的却是那头大地之熊,虽然他的外形是一头大地之熊,但是他的灵魂波动却是和人类一样。这很奇怪,难道圣域魔兽的灵魂波动会和人类一样吗?程智是第一次见到圣域魔兽,自然不清楚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门道。

“唉,我真的叫老树棍子。这个名字已经被叫了四千多年了。所以我本来的名字,连我自己都想不起来了,呵呵呵。”老树棍子说着尴尬的笑了笑:“我是一个德鲁伊。”“德鲁伊?!”程智瞪大了眼睛,接着问道:“您是德鲁伊?那,您是修炼至高法则生命的强者吗?”

“嗯,没错。我是德鲁伊,是修炼至高法则,生命法则的圣域魔法师。”肥仔不知疲倦的奔跑着,亡灵生物的体力并不是依靠饮食营养来维持,而是死亡之力。这是亡灵生物天生就拥有的本能,死亡气息越是强烈的地方,亡灵生物就会变得越强大,不过这里显然落日山脉之中的森林,并不是能够补充死亡之力的地方。所以在奔跑了数里之后,肥仔的力量明显减弱了。“生命圣域?”程智重复了一遍,脑子里却是在回忆海瑟薇曾经对他提到过的,四大至高法则之中,修炼生命法则的被称作生命魔法师,而生命魔法师之中只有两个已知的分支,一个是德鲁伊,另一个是牧树人。不过,天风大陆上,德鲁伊十分稀少,就和亡灵魔法师一样,修炼条件苛刻至极。而海瑟薇提及生命魔法师的时候,着重强调了一下生命魔法师和亡灵魔法师是天生的死对头。因为一个是崇尚生命,一个是崇尚死亡。一个是用生命的力量强大自身,一个是死亡的力量,自然那啥不到一壶里去。

“第一个问题,我应该怎样才能走出落日山脉。”程智的脸皮抽了抽,那个德鲁伊似乎也在观察程智,只是越观察他的脸色就越沉:“你……你是个,亡灵魔法师?”虽然程智的神识范围远不能覆盖到数里之外,但是天空之中不断出现的闪光,爆响声和力量波动越来越狂暴,显然战斗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程智跳下了肥仔的身体,接着一挥手,灰光散去,肥仔回到了他的亡灵空间之中,在那里,亡灵生物可以更好的进行恢复。程智迈开双腿,继续朝前跑。整整跑了大半个上午,身后那几个圣域战斗的力量波动早已经感觉不到了。程智这才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程智的脸皮抽搐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对方是圣域强者,想要一眼看出他身上所拥有的力量实在是太容易了。“你为什么要救我?”老人语气有些生硬的问道。“不信。”老头子很是耿直的摇了摇头。

程智郁闷的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自己竟然救了一个自己的天敌。“看你的样子,怎么?想要杀了我吗?”“天哪,累死我了。”程智大口的喘息着,因为那群圣域强者的强大战斗气息,方圆数十里的动物和魔兽都被吓得四散奔逃。不过,他的神识还是释放开来,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这里可是步步惊心的落日山脉。

休息了一会,程智打开了腰包,翻了翻,拿出了最后一小块饼干,这几天吃这东西吃的他一看到就反胃,但是没办法,他曾经试图寻找一些野果充饥,但是现在是春季,这个季节,什么野果都没有。即便是有,他也不敢乱吃,因为这落日山脉之中的植被也和外界有些区别,很多都是带有毒素的。万一吃的闹了肚子可就不妙了。至于魔兽就更不用想了,绝大多数的魔兽都含有毒素。一个不小心恐怕就会丧命。老头子摇了摇头:“死亡是生命的天敌。可是你的药水救了我的命。我可以不杀你。别指望我能够报答你什么。你走吧。”

程智想了想说道:“我要是说,我只想问个路,你信吗?”不过,眼前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程智看着手中最后一块黄不拉几的饼干,吃下去虽然可以补充体力,但这也是最后一块了,他将面临断粮的危机。程智无奈的撇了撇嘴:“那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问题?”程智点了点头。

欢愉主妇“好吧,你问吧。但只能问三个。”老者面陈似水的说道。“问这个?”老头有些诧异的看着程智,还以为他会问什么比较重要的问题。或者对于圣域强者来说比较重要的问题。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欢愉主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