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sh

类型:直播剧地区:科摩罗发布:2021-01-26

marsh 剧情介绍

marsh“什么事啊?”塔克拉迪眨了眨眼睛,有些好奇的问道。这时候,天空之中突然传来了一种让人觉得极为刺耳的尖鸣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似乎有什么东西划破了空气一般,一些经历过沙场战阵的士兵,更是认为那是工程车投出的巨石划破天际时候的声音,不由得抬头看去,只见在天空之中,一道红色的流光正急速的朝这里飞来。

“哼。”尼比利斯冷哼了一声,手中龙枪猛地一举,身体上和龙枪上同时爆发起了金色的凝厚斗气。可是程智和瑟琳娜却是都摇了摇头,显然并不想告诉她。看到这两个人的样子,塔克拉迪不屑的撇了撇嘴。“破甲!!”尼比利斯爆喝一声,接着龙枪猛地朝前刺出,施展出了自己的成名绝技。

顿时一片金色的如同扇影一样的枪刃朝众侍卫刺了过来。轰的一声巨响,金色的枪芒和骑士们的剑芒撞击在了一起,发出一声爆响。顿时如同海浪一般扑过来的剑芒被金色的枪芒击碎开来,化成无数的火花爆散。金色的枪芒未停,直刺入了骑士们之中,又是一声声撕裂钢甲的刺耳摩擦声,还有骑士们剧痛的惨叫,几乎全都发生在一瞬间,就在那一瞬间,无数的枪影已经刺透了十余名骑士的身体。程智又看向了瑟琳娜:“之前我在你的身体里铭刻了几个魔法阵,可以起到很好的辅助作用。”

塔克拉迪插嘴说道:“你是说那个神经阻断法阵吗?哼,弄得那么繁琐。”战斗的余波渐渐散去,随着金色枪影的消散,唯一站立在那里的,只有尼比利斯,他将龙枪收回,戳在地面,看着眼前十几具死尸,脸上丝毫没有变化,就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他的眼睛最终落在了停在不远处的那辆马车,迈步走了过去,失去了车夫的马车停在那里,一动不动,静悄悄的。

尼比利斯皱了皱眉,抬起龙枪,挑开了车门,程智却是看向了塔克拉迪,做出一脸诧异的模样问道:“怎么?你不会解除?”几乎一瞬间,一道黑影夺门而出,一点寒芒直奔尼比利斯的面门。那一道寒芒极为快速,几乎在眨眼之间便已经到了尼比利斯的眼前。可是尼比利斯却丝毫不惊慌,只是随意的一偏头,便躲了过去,只听呛的一声金属摩擦声,那道寒芒已经射在了远处一名士兵的身上,顿时贯穿了这名士兵的厚重铠甲和身体。

听到程智这故意装傻外带嘲讽的话,塔克拉迪顿时愤怒的教导:“废话!你那上面的符文复杂程度简直变态,谁没事会用那样的符文密码?”那士兵惨叫一声,栽倒在地。尼比利斯却是连看都没看一眼,却是淡淡的说道:“王后呢?”

车厢里没有任何的动静。事实上,这里也是漆黑一片,空空如也。程智轻笑了一下,接着对瑟琳娜说道:“我现在就帮你解开魔法阵。不过我要提醒你,解除的时候会有点疼。”

好一会,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尼比利斯,如果你心中还有些许仁慈,放过她们吧。”说着,程智伸出手在面前做了一个奇特的手势,同时口中不断的低声吟唱起了咒语,对面的瑟琳娜脖颈处,在皮肤下闪烁起了淡淡地光芒,顿时感觉到身体有些奇怪,接着一股股刺痛感瞬间袭遍全身,将瑟琳娜疼的闷哼了一声,差点从座位上翻倒下去。好在这疼痛的持续时间并不长,只是片刻之后,瑟琳娜缓缓睁开了眼睛,接着抬起了一只手,脸上满是诧异的神色,她的手指轻轻的搓动,接着翻来覆去的看了看,最后眼睛之中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有感觉了,又有感觉了。”“你知道,这不可能。”尼比利斯摇了摇头:“拉斐尔绝不会允许任何姓拜林的人留存于世。”

“好吧。”那个声音淡淡的说道,接着一团黑烟从马车之中弥散而出,瞬间扩散开来,弥漫向四周,如同黑色的浓烟一般,将马车周围十余米的范围全部笼罩了起来。紧接着,就听见在那浓雾之中传来叮叮当当的撞击声和摩擦声。但是很快的,那声音就停止了。“你们是斯戈尔王室最忠诚的护卫者,我给你们一个体面的死法。与我战斗吧。”说着,尼比利斯将龙枪朝地面上一顿,顿时,以龙枪为中心,一团金黄色的光晕缓缓散开。一股恐怖的威压弥散开来,让所有人都是身体一颤。

说着,瑟琳娜站起了身,双手轻轻按压拍打自己的身体。但是过了一会,瑟琳娜又皱起了眉:“可是这感觉怎么和以前不太一样。”浓雾也快速的消散了开来,只见尼比利斯的手中握着一个身穿黑色皮甲的女人的脖子,但是那个女人的身体瘫软,脖子成一个怪异的角度歪向了一边,显然颈骨已经被捏断了。尼比利斯像是扔一件破布娃娃一样,将那个女人的尸体扔在了一旁,扭头对士兵们说道:“立刻进行拉网式搜捕,他们跑不远。”得到命令的士兵们立刻有组织的四散开来,开始寻找他们的目标。而尼比利斯却是看向了地上的尸体,好一会,他抬起了右手,右手的手心之中,一团黑色的迷雾附着在皮肤上,就如同活着一般,久久不愿散开。尼比利斯微眯着眼睛喃喃自语着:“一个六级的刺客,破开了我的防护斗气。哼,血刺吗?以所有生命为代价换取一击必杀的力量。只要破开了我的防御,你匕首上的毒素便可以毒杀对手,是吗?可是你我之间的等级差距实在太大,只要达到八级,就算是顶级的毒药,对我也是不起作用的。而你最终也只是枉死的命运。是什么让你愿意用性命去捍卫他?那个画匠国王。”说着,尼比利斯手一握,一团金光爆闪了一下,接着那一团黑色的迷雾瞬间被捏散了开来。

接着,他的眼睛看向了莫名的远方:“海伦,你又能逃到哪里?哼哼。”“是魔法箭!注意魔弓手!”其中一个似乎是头领模样的骑士瞄了一眼被射中落马的骑士,惊呼了一声,接着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长剑。而就在他抽出长剑的一刹那,就在他们前方不远之处,如同星斗一般的火把突然出现,将整条道路照了个透亮。那骑士不由得心头一紧,急忙勒住战马,因为就在他的前面,一支足有千人的军队拦在了道路中间。而道路的两侧也都亮起了众多的火把,在他们的身后,不计其数的士兵已经封住了他们的退路。显然,他们已经被重重包围。这数千人的军队,在他的眼中只是一些杂鱼而已,让他惊恐的是在这些人的前面,站着一个身材矮小精壮的男人,他的手中拿着一把足有四米长的金色龙枪。森林之中,海伦拉着只有不到八岁的儿子程智夺命狂奔,海伦的左肩上插着一根弩箭,灰蓝色的长裙已经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但是为了自己唯一的孩子,她还在咬牙坚持着。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追上。年幼的程智满脸的惊恐和疲惫。他甚至还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杀死了他的父亲,为什么那些人要拼命的追杀自己。身后再次传来了恐怖的吼叫声,那是一种魔兽,猎齿兽的叫声,那种低级魔兽嗅觉极为灵敏,而且耐力惊人,一旦发现猎物的踪迹,追踪个几天几夜都不成问题。听猎齿兽的吼叫声,显然那些畜生距离他们已经不远了,而紧随其后的追兵,也会立刻赶到。海伦后背的箭伤让她流血不止,已经快要到极限了,终于,海伦脚下一软,跪倒在了地上。

“尼比利斯将军?!”几乎是同时,所有的骑士都勒住了自己的战马,惊恐的看着拿龙枪的男人。“妈妈,妈妈!”程智也是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但是看到母亲疲惫的模样,依旧心疼不以,他伸手抱住母亲:“妈妈,站起来啊,他们要追上来了。”

“孩子,妈妈跑不动了,你快跑,不要回头。”“是他?尼比利斯将军!斯戈尔王国最强大的战士之一,一位八级斗气师。”有人喃喃自语。即便是他们的队长也不过是六级斗气师,整整差了两级的实力差距让他们如同见到了猛虎的兔子,那些骑士相互看了一眼,知道今天在劫难逃,眼中尽是愤怒与绝望。那个队长看了看众人,转过身来,深吸一口气说道:“尼比利斯将军,你是国王陛下最信任的强者。为什么,你会做这样的事?难道你也拥戴那个篡位者,那个弑君的恶棍?”“不,妈妈,我们一起走。”“孩子,听话,快跑。”“哈哈哈哈,都别跑了。你们是跑不掉的。”正在这时候,一个粗狂的声音传入了这对母子的耳中,他的声音极为响亮,就如同打雷一般,让海伦和程智都被吓得浑身一抖。程智有些惊恐的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个身材极为高大的男人正一步一步的朝他们走过来,他的动作似乎不是很快,可是仅仅几步,便已经到了海伦和程智跟前。

海伦见此,眉头紧锁,快速的将程智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对那个壮汉央求道:“鲁尔,放过我的儿子,他只是个孩子。”“篡位者?弑君者?”尼比利斯冷笑一声,冷眼打量着停在了他面前的一行人,脸上带着意味难明的冷笑,好一会,他才说到:“那又怎么样?”

“那不可能。”被叫做鲁尔的壮汉毫不犹豫的说道:“你儿子现在是对我们主上唯一的威胁。只要杀了他,便可以无可争议的称为斯戈尔的国王。至于你……嘿嘿嘿,”说着,那壮汉淫邪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海伦:“陛下说了,只要你肯顺从他,任凭他玩弄,他可以留你一条性命。。”海伦听到鲁尔的话,顿时气的满脸通红,她咬了咬牙,接着手一挥,一把刺剑出现在了她的手中。是啊,那又怎么样?先王软弱无能,任人唯亲,任凭那些贪官污吏横征暴敛,激起民变,最后弄得国家民不聊生。他最信任的好友,王国宰相拉斐尔在一次酒会上,一刀捅死了国王陛下,并且诛杀了所有忠诚于国王的王室贵族。若不是他们拼死将王后和小王子殿下救出来,斯戈尔王室将就此断绝。

“哈哈哈哈哈,你觉得,那根铁条能够救你的命是吗?”鲁尔看着那只有尺许长的刺剑笑了起来。海伦虽然修炼斗气,但也不过只是个二级的战士水准,在鲁尔的眼里真的还不如一只蚂蚁。“好了,既然你不愿意,那么我就送你一程吧。”说着,鲁尔抽出了悬挂在腰间的一把链锤,大步朝海伦走了过来。海伦见此,眼中已经充满了绝望,只见他将手中的刺剑扔在了地上,一副等死的模样。

鲁尔见状,更是得意的笑了起来:“哈哈,看来我要……”先王虽然昏庸,但并不残暴,他只是一个喜爱艺术却厌恶政治的普通人,一个内心中充满仁爱的人,他只是不适合坐在国王的位置上而已,这些护卫心中清楚,国家一切的内乱源头,都是那些奸佞叛徒使得手段。可是还不等鲁尔说完,却见海伦的嘴正在快速的说着什么,那声音极低,加上夜色昏暗,鲁尔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可是现在他却是眼睛瞪得溜圆,因为即便是他也能感应到,身体周围的元素之力正在不断的流动着,而流动的方向正是海伦。“魔法?!你竟然会魔法?!”鲁尔心中一惊,急忙挥动手中的链锤,身上也爆发出土黄色的斗气波动,只见他爆呵一声,手中的链锤已经带着恶风的朝海伦砸了下去。

“孩子,妈妈保护不了你了,对不起。”海伦伸出手,轻轻的摸着孩子的头发,眼睛里的眼泪和血水滚滚而出。“大地元素!听从我的号令!岩石巨人!”只听喀拉拉的一阵怪响,地面突兀的鼓胀了起来,接着一只岩石和泥土构成的大手破土而出,一把抓住了正砸向海伦的链锤,那只手极为巨大,人头大小的链锤锤头竟然在这只打手之中如同一个乒乓球一般大小。只是链锤上的斗气之力依旧是将这只岩石和泥土构成的大手砸出了一个大洞。“你们是斯戈尔王室最忠诚的护卫者,我给你们一个体面的死法。与我战斗吧。”说着,尼比利斯将龙枪朝地面上一顿,顿时,以龙枪为中心,一团金黄色的光晕缓缓散开。一股恐怖的威压弥散开来,让所有人都是身体一颤。

侍卫长咬了咬牙,手中的长剑握的更紧了,回头说道:“兄弟们,守护斯戈尔王室是我们的荣耀,与你们共事是我的荣幸。忠诚!”但是那大手丝毫不在意一般,而地面之下,一个巨大的身体破土钻了出来,竟然有四米多高,浑身全都是由岩石和泥土构成的。“竟然是岩石傀儡?”鲁尔见状也是有些惊骇。他是一个七级的斗气师,但是岩石傀儡他也只是耳闻,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岩石傀儡也是由七级魔法元素凝聚而成,而且由大地元素构成的元素傀儡,向来以坚固和巨力著称。只要不离开地面,同等级的战斗之下很难被击败,因为元素巨人的身体可以不断再生。果然,刚刚岩石巨人被链锤砸出了一个大窟窿的手在身体上那些岩石泥土的蠕动下,很快愈合如初。“哈,不过是个移动缓慢的蠢东西而已。”鲁尔轻蔑的说道,“大家不要怕,只要速度够快,便可以耗死这个家伙。大家一起上!”

那些士兵有些犹豫,不过在看到鲁尔投来的冷冽目光时,一个个不由得都缩了缩脖子,现在不动手,以后肯定会被找麻烦的。士兵们有些恐惧,但是依旧义无反顾的朝那个岩石巨人冲了过来。“忠诚!”骑士们怒吼了一声,顿时,这些人身上的斗气荧光爆发的更加耀眼,他们从马上跳了下来,结成队形形成了一个奇特的站位。这是他们训练演练无数次的,对抗强大武者时候使用的阵形。他们这种阵形,配合精妙,曾经以此斩杀过七级的强者,但是八级?他们自己心里清楚,在精妙的阵形,面对绝对实力差距的时候都是以卵击石而已。他们只是为了属于自己的荣誉,不愿意坐以待毙。

那个卫队长双手握着手中的长剑,一股股火红色的斗气注入到了剑体之中,让长剑如同被点燃了一般,泛起了红色。侍卫长高举手中已经泛红如同烙铁一般的长剑“为了陛下!”那岩石巨人却是双手猛挥,如同一个巨大的割草机一样,一巴掌扫向了冲过来的众人,顿时几个人被直接拍飞了起来,然后重重的落在了远处。鲁尔看准时机,猛地跃起,抡起链锤,咂向了岩石巨人的头顶,而鲁尔的斗气也源源不断的注入到了他的武器之中,原本人头大小的链锤,似有千斤之重一般,散发出来的荧光也越来越强烈。嘭的一声,那硕大的岩石构成的头颅被这一击直接打成了粉碎。岩石巨人的身体也停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就好像这一锤真的将它打死了一般。

岩石巨人没有脸,没有眼睛,却能够清楚的知道敌人的方向,因为岩石巨人的操控,依靠的是魔法师的精神之力。只见岩石巨人挥起巨大的拳头,朝鲁尔砸了过来,巨大的拳头带着一股恶风,让以力量著称的鲁尔也不敢硬接,只能快速后退,躲避这一击的威力,轰的一声,巨拳锤在了地面上,一阵乱石翻滚。鲁尔也被逼退了数步之远。他身后的那些人也都是一脸的惊骇之色。“忠诚!”其他的士兵也是举剑高呼,接着,十几柄长剑,如同海浪一般,以压倒一切的气势朝尼比利斯刺出。那些士兵见状,顿时爆发出一声喝彩。可是鲁尔的脸色却是微微一变,急忙朝后飞身而退,就在他退出岩石巨人的攻击范围那一刹那,岩石巨人突然动了起来,双手猛地一合,就像一把巨型闸刀一样,一把夹住了几个站在前面的士兵身上,那几个士兵直接被拍成了肉饼。

岩石巨人摇晃着身体,地面上的泥土和岩石如同拥有生命一样的,聚集向了岩石巨人,在那已经被砸碎的头部,再次凝聚除了一个无口无眼,只有岩石和泥土构成的脑袋。“这东西果然杀不死。”鲁尔皱着眉头,咧着嘴,牙齿咬的咯吱作响。可是正在那岩石巨人逞凶的时候,突然,岩石巨人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身上的土块也在不断的速速剥落着,最后整个身体爆出了一团土黄色的光晕,哗啦一声,散落一地,形成了一个岩石和泥土构成的土堆,而站在岩石巨人身后,那个海伦,这时候已经面无血色,鲜血从她的鼻子,眼睛,耳朵和嘴角不断的流出,显然已经是气力耗尽的模样。接着身体晃了晃,直接瘫软在地。

marsh“妈妈!妈妈!”年幼的孩子抱着母亲的身体,哇哇大哭了起来。看到那一地的碎石与泥土,在看到已经奄奄一息的海伦,鲁尔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原来只是个低级魔法师,用透支生命里的办法才召唤出这样的强大元素傀儡。哼。现在你还有什么手段了吗?哈哈哈哈。”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mar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