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的女人

类型:星座剧地区:科威特发布:2021-01-29

我哥的女人 剧情介绍

我哥的女人程智跳下了肥仔的身体,接着一挥手,灰光散去,肥仔回到了他的亡灵空间之中,在那里,亡灵生物可以更好的进行恢复。程智迈开双腿,继续朝前跑。整整跑了大半个上午,身后那几个圣域战斗的力量波动早已经感觉不到了。程智这才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索亚从里没有熬过夜,要等到午夜十二点在进行冥想修炼,对于第一次进行冥想的索亚有些困难。程智和索亚面对面的盘膝坐在地板上,看到索亚的眼皮有些打架,小脑袋一点一点的,不由得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香薰瓶子,用玻璃棒搅了搅,顿时一股清香中带着一点点刺激的味道传了出来。

“不!爸爸!妈妈!”“天哪,累死我了。”程智大口的喘息着,因为那群圣域强者的强大战斗气息,方圆数十里的动物和魔兽都被吓得四散奔逃。不过,他的神识还是释放开来,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这里可是步步惊心的落日山脉。索亚哭喊着,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巨人吃掉了爸爸和妈妈。

“不!爸爸……妈妈……”“费伦!你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休息了一会,程智打开了腰包,翻了翻,拿出了最后一小块饼干,这几天吃这东西吃的他一看到就反胃,但是没办法,他曾经试图寻找一些野果充饥,但是现在是春季,这个季节,什么野果都没有。即便是有,他也不敢乱吃,因为这落日山脉之中的植被也和外界有些区别,很多都是带有毒素的。万一吃的闹了肚子可就不妙了。至于魔兽就更不用想了,绝大多数的魔兽都含有毒素。一个不小心恐怕就会丧命。

不过,眼前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程智看着手中最后一块黄不拉几的饼干,吃下去虽然可以补充体力,但这也是最后一块了,他将面临断粮的危机。程智就觉得一股精神力猛然冲击了过来,他的脑袋就像是被谁猛击了一拳一样,向后仰去,接着脑中一阵刺痛。

“额!”程智疼的低哼了一声,急忙用手捂住脑袋,用手掌挤压了几下太阳穴,接着看着从幻觉中清醒过来的索亚。吃掉了最后一块饼干,程智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接着分辨了一下方向,不管怎样,继续朝东走应该没有错。“竟然成功了?”程智眨了眨眼睛。刚刚小丫头竟然使用精神冲击攻击了他。

就这样一路走了下去。程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索亚:“你做到了。”

就在刚才,在索亚的幻觉中,她疯狂的大叫着,一股无形的能量朝那个怪物击打而去,瞬间将那个怪物搅得粉碎。入夜的森林散发着一股让人难以言语的神秘,对自己附加了亡灵之眼法术的程智,一步一步的走下了山坡并且用自己的精神力威压吓走了一只只有三级的,似乎是一直兔子的魔兽。因为天黑,程智没看清。程智有些纳闷,三级实力的兔子,是什么样的?但是那东西跑了以后,程智又有些遗憾,兔子肉啊,能吃的啊。大概吧。或许魔兽兔子和野兔的味道差不多呢。正走着,突然,程智感觉到一阵心惊,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散发出了极为可怕的精神力波动,而且,还是他有些熟悉的精神力波动。

索亚大口的喘着气。程智皱了皱眉,本想绕过这传来精神力波动的方向,但是他却突然想起,这似乎是白天看到的那头大地之熊的灵魂波动。只是这波动之中很是虚弱。程智将自己变成了让索亚进行训练的靶子,虽然是被精神力冲击给攻击到了,但是索亚毕竟还不是真正的亡灵魔法师,精神强度并不是很高,巨大的差距也只能让程智略感眩晕而已。

不过程智皱了皱眉,激发自己潜力的是恐惧,可是激发索亚潜力的,却是仇恨。没错,他也能看到幻境之中,实际上,幻境里很多东西都是程智控制的。他清楚了索亚到底恐惧了什么,更知道了索亚有多恨那个叫做费伦的家伙。“去死!”

“这个灵魂很特殊,为什么一个大地之熊会有人类一样的灵魂波动?”程智越想越是觉得奇怪。要说魔法师的好奇心是很可怕的,那可是一个圣域的大地之熊,他竟然对此也产生了好奇,本想绕路的脚步也停了下来,朝那精神力波动传来的方向,仔细的用神识探查了过去。果然,就在距离他并不算远的一个山涧之中。“仇恨,是仇恨。”程智低低的声音,说道。索亚有些茫然的问道:“哥哥,我……我是怎么了?”

“你成功了,”程智淡淡的说道。同时将小丫头拉到了身边:“记住你刚刚那一刻的感觉,释放自己的精神进行攻击。现在你再攻击那些虫子试试。”“啊!”索亚低着头想了想,这才点了点头,转身看向了那些虫子。“去死!”索亚瞪着眼睛,看着一只虫子,低声说道。

索亚再次吓得尖叫了一声,恐惧让她本能的闭上了眼睛。可是并没有出现什么反应。

程智笑了笑,拍了拍小丫头的肩膀:“你刚刚才学会,失误是很正常的,多加练习就好了。”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却出现在了一片峡谷之中。索亚点了点头,闭着眼睛回想着刚刚在脑海之中出现的一幕,接着猛地睁开眼睛,“去死吧!”顿时,一只甲虫身体猛然一僵,六肢抽搐的翻到在了地上。“哥哥,我,我看到了,一个灰色的东西。”

“那是它的灵魂。”索亚有些不确定的眨了眨眼睛,有些难以置信,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她伸手抚摸了一下旁边的一株植物,上面的花瓣滑滑的,跟真的一样。

“那,那我杀了它吗?”“没有。”程智摇了摇头:“只是将它击晕了。它的灵魂十分弱小,但是灵魂受到法则的保护。只有达到破坏这保护的程度,它才会死亡。那是需要你达到七级以后才能做到的事情。”正在她还在欣赏风景的时候,突然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让她感到害怕,他慢慢的转过头,却看见身后有一个巨大的蜘蛛,这蜘蛛大的吓人,甚至比寇顿爷爷的房子还要高大。巨大的蜘蛛有大大小小八个血红色的眼睛,似乎正在盯着她,见她转过身,那蜘蛛突然裂开了大嘴,朝她咬了下来。

索亚点了点头,但是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怎么?不高兴吗?”程智有些奇怪的问道,却看见索亚抬头看向了程智:“哥哥,我想要杀死一个人。”

“是费伦吗?”“去死!”听到程智提到费伦的名字,索亚瞪大了眼睛,一双深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突然,索亚一把抱住了程智:“哥哥,我恨他,我恨他,我想要杀死他,杀死他一千次一万次都不够。”程智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索亚的后背:“丫头。我知道你非常仇恨那个人。我并不会阻止你去报仇。但是你现在实力非常弱小,等你又足够的实力的时候,我会陪你一起去,亲眼看着你为你的爸爸妈妈报仇。”

“哦,没什么。”程智放下了笔记,接着又开始调配剩下的药粉。当剩下的药粉全都涂抹到索亚身上的时候,原本的绿色粘液和药粉似乎发生了一些反应,绿色逐渐转变成了紫色,最后又开始变得透明了起来。最后那绿色的粘液和药粉变成的紫色也逐渐的消失了,全都渗入到了索亚的体内。索亚听到程智的话,顿时眼睛亮了起来:“真的吗哥哥?”“去死!”

这时候的程智却是看着目光之中一片迷茫的索亚,他对索亚使用了恐惧术,这种恐惧术会激发出人内心之中最为恐惧的东西。有些是她见过的,有些是他幻想过的。他紧盯着索亚的灵魂波动,生怕索亚会在恐惧术之中坚持不住,只要索亚的灵魂波动出现问题,他将立刻打晕小丫头,让她失去意识。“当然。”程智点了点头,接着蹲在索亚的面前,眼睛看着索亚的眼睛:“仇一定会报。索亚,你要记住,如果一个人心中只有仇恨,他会变得非常狭隘。我们要记住仇恨,我们也有资格去复仇,但是复仇不是我们生命的全部。索亚,你的人生还很长,有很多的悲欢离合,不要让仇恨蒙住你的眼睛。”索亚抿着嘴,看着程智,一直看着他,最后用力的点点头:“哥哥,我记住了。”程智拿出了一些材料,按照记忆之中的制作方法,给索亚调配了一些能够辅助修炼的药物,有的需要服用,有的则需要擦拭身体。这些都是能够帮助索亚更好的在第一次冥想之中沟通死亡之力。

“哥哥我们现在就进行冥想吗?”索亚脱掉了衣服,在身上涂抹着程智调配好的绿色药水,将自己完全染成了一个绿色的小精灵一样。“爸爸,爸爸。”

“索亚!快跑!”“不着急。”程智摇了摇头:“等到午夜十二点,那时候是死亡之力最为活跃的时候。”程智的手上还在用药杵捣药,将一种如同无花果一样的紫色干果打碎成粉末,接着又开始换其他的药材。

程智温柔的笑了笑,可是他却知道,索亚心中的仇恨比自己更加强烈。这不是说,同样的父母之仇,程智就不恨自己的仇人,而是一种复仇的执念。索亚的执念远比他还要强的多。他只希望,索亚以后不会因为仇恨变成一个嗜杀成性的人。亡灵魔法师如果发起疯来是任何魔法师都无法比拟的。“哈哈哈哈。”东曹村,父亲正在和费伦拼命。只是那个费伦已经不是她见过的费伦,而是一个身高如同大树的巨人,口中满是森森獠牙。他一只手抓住了爸爸,另一只手抓住了妈妈,接着大嘴一张,一口咬住了父亲的头颅,用力的撕扯了起来。索亚按照之前程智说的,将那绿色的液体连头发都涂抹了一遍,照了照镜子,看着自己变成纯绿色的样子,突然觉得十分好笑,一张嘴,露出了一口的白牙:“哥哥你看。”

程智扭头看了一眼:“哦,像个传说中的地精。嗯,就是耳朵短了点。呵呵,这些药能够让你更容易进入冥想状态,同时还能沟通死亡之力,让体外的能量进入体内。”说道这里,程智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但是却又不太确定,于是拿起了笔,在笔记的角落里写下了刚刚说的这句话,接着又看了看自己写的上一句便签。那一句是之前在给索亚进行魔法测试的时候,那个老法师说的一句话,对于斗气师,元素只是沟通体内和体外能量的媒介。程智连续上下两句话,反复的看着,似乎悟到了一些东西,不由得有些发呆。

我哥的女人看到程智拿着笔记,在那里发呆,索亚小声的问道:“哥哥,怎么了?”“好了,这些药物会大大激发你与亡灵之力的亲和力。亡灵之力并不是元素,至少它的特性与物质元素是不同的。”程智用清水洗了洗双手,用毛巾擦干净,接着让索亚盘膝坐下,开始讲解了起来:“这些药粉和药汁,可以很好的提高你对亡灵之力的吸引,便于你在冥想的时候与亡灵之力进行沟通。……”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我哥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