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湿by春日负暄完整版

类型:综艺剧地区:阿尔及利亚发布:2021-01-20

潮湿by春日负暄完整版 剧情介绍

潮湿by春日负暄完整版程智一脸的苦相,负暄这怪物竟然也有识海,负暄可以抵御精神力攻击,看来这个怪物是真真正正的七级实力的怪物,而非卡斯利莫夫那种药物催发的身体。不过程智却是一脸沉着,虽然那他心中也有些畏惧这怪物,但是却是缓步后退,身上的魔法防御光罩的光芒已经开始减弱了,若是这怪物全力一击的话,恐怕防护罩就会彻底破碎,到时候自己可是没有多少把握能够逃脱这个怪物的攻击的。那怪物似乎也是感觉到了程智潜在的威胁,吱吱一声刺耳的怪叫,接着身体猛地一弹便朝程智冲了过来。“一年级学生?”

“哥哥我们现在就进行冥想吗?”索亚脱掉了衣服,在身上涂抹着程智调配好的绿色药水,将自己完全染成了一个绿色的小精灵一样。德里见状大喝一声,完整身体一个纵越便跳到了怪物的面前,完整企图阻止怪物靠近程智。在他看来,程智实在是太弱,若是被击穿了防护罩,必死无疑。可是德里冲过来的有些草率了,那怪物身体一侧,顿时藏在身后的尾巴猛地甩了过来,直刺向了德里。只听锵的一声,那怪物的蝎尾正扎在了德里身上被魔法师加持的防护罩上。德里还有些得意,这防护罩可不是蝎尾的力量能够轻易刺破的,可是就在下蝎尾接触到那防护罩上的时候,一股毒液也从蝎尾之中喷射了出来,全都喷射在了防护罩上,顿时,元素防护罩竟然发出了一声呲呲的响声,那毒液竟然将防护罩给融穿了,魔法防御罩就像是玻璃一样,虽然防御力锵,一旦一个点受到彻底破坏,整体都会损毁,因为魔法师一直在空中,所以加持防护罩的程度要弱一些,这一击,竟然将防御罩彻底击碎。德里躲闪不及,那蝎尾已经继续朝德里刺了过来。“不着急。”程智摇了摇头:“等到午夜十二点,那时候是死亡之力最为活跃的时候。”程智的手上还在用药杵捣药,将一种如同无花果一样的紫色干果打碎成粉末,接着又开始换其他的药材。

索亚按照之前程智说的,将那绿色的液体连头发都涂抹了一遍,照了照镜子,看着自己变成纯绿色的样子,突然觉得十分好笑,一张嘴,露出了一口的白牙:“哥哥你看。”程智扭头看了一眼:“哦,像个传说中的地精。嗯,就是耳朵短了点。呵呵,这些药能够让你更容易进入冥想状态,同时还能沟通死亡之力,让体外的能量进入体内。”德里心叫不好,潮湿春日还以为这次恐怕就要殒命在这里了,潮湿春日突然那怪的蝎尾前端出现了一个漆黑的圆形空洞,周围散发着淡淡的辉光,一个黑乎乎的脑袋冒了出来,咧开大嘴,一口咬住了那带着毒钩的尾巴。这怪物的反应倒也是极快,身体猛地朝地上一顿停了下来,同时尾巴猛地一甩,想要撤回,可是这力量十分巨大,竟然将那黑洞之中的东西一起给拽了出来,在半空中甩了一圈,巨大的惯性让这个东西又绕了回来,砸在了怪物的身上,将怪物砸了个趔趄,但还不等怪物看清那是什么,一双大爪子已经抓住了它的脑袋。一张血盆大口咬住了他的脖子。这怪物这才看明白,竟然是一头浑身缝合伤痕的黑熊,牢牢地抓住了它的身体。而且因为这怪物的体型就比较骨感,这黑熊竟然是四条肢体全都牢牢地抱住了这个怪物的身体,就连嘴也已经咬住了怪物的脖子。只是对于这头怪物来说这黑熊的攻击力实在不算什么,甚至无法破开他的骨甲。

这怪物猛地用力甩动身体,负暄想要将这黑熊甩下来,负暄同时如同锋利骨刀的前肢,猛刺黑熊的身体,可是锋利的骨刀,戳在黑熊身体上之后,没有产生任何的效果,就像是刺在了极为坚韧的胶皮上一样。黑熊死死的抓住怪物的身体,就是不松开。说道这里,程智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但是却又不太确定,于是拿起了笔,在笔记的角落里写下了刚刚说的这句话,接着又看了看自己写的上一句便签。那一句是之前在给索亚进行魔法测试的时候,那个老法师说的一句话,对于斗气师,元素只是沟通体内和体外能量的媒介。程智连续上下两句话,反复的看着,似乎悟到了一些东西,不由得有些发呆。

看到程智拿着笔记,在那里发呆,索亚小声的问道:“哥哥,怎么了?”死中得活的德里长出了一口气,完整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眼前的这头黑熊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哦,没什么。”程智放下了笔记,接着又开始调配剩下的药粉。当剩下的药粉全都涂抹到索亚身上的时候,原本的绿色粘液和药粉似乎发生了一些反应,绿色逐渐转变成了紫色,最后又开始变得透明了起来。最后那绿色的粘液和药粉变成的紫色也逐渐的消失了,全都渗入到了索亚的体内。

三个七级强者也被突然出现的黑熊吓了一跳,潮湿春日但是下一瞬间却听到程智大叫道:“赶快攻击啊!我已经减缓了它的速度!”“好了,这些药物会大大激发你与亡灵之力的亲和力。亡灵之力并不是元素,至少它的特性与物质元素是不同的。”程智用清水洗了洗双手,用毛巾擦干净,接着让索亚盘膝坐下,开始讲解了起来:“这些药粉和药汁,可以很好的提高你对亡灵之力的吸引,便于你在冥想的时候与亡灵之力进行沟通。……”

索亚从里没有熬过夜,要等到午夜十二点在进行冥想修炼,对于第一次进行冥想的索亚有些困难。程智和索亚面对面的盘膝坐在地板上,看到索亚的眼皮有些打架,小脑袋一点一点的,不由得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香薰瓶子,用玻璃棒搅了搅,顿时一股清香中带着一点点刺激的味道传了出来。天空上的魔法师立刻惊醒,负暄立刻明白了,负暄这是亡灵魔法师的召唤生物,所以继续吟唱起了咒语,黑熊挂在了怪物的身体上,让本来极为灵活的怪物,变得动作迟缓了起来,身上的这个黑熊虽然实力弱小,但是分量却是不轻,而且根本不畏惧疼痛,无论他怎样挣扎,怎样摔打,那头黑熊就像是毫无反应一样,牢牢地锁在怪物的身上。

闻道这个味道,有些昏昏欲睡的索亚,顿时精神一振,抬头翘着小鼻子闻了闻:“好像啊。这是什么啊?”这次,完整德里和另一个战士对这怪物的攻击变得容易了许多,速度变慢的怪物想要躲闪,却是根本不可能的。“这是醒神香精。可以提高魔法师在冥想时候的精神力活跃性。对中高级魔法师没有太大作用,不过对于你这种刚刚接触亡灵魔法的小魔法师还是有一些作用的。”程智将香薰瓶子放在了索亚的跟前:“好了,时间快要到了,我现在开始教你进行冥想的步骤……”

源源不断的亡灵之力开始在这个小院子汇聚了起来,附近的气温也开始下降,让附近不少的居民都有些莫名其妙。往年这个时候都已经暖和起来了啊,怎么今年都快要开春了,却这么冷。第二天一早,索亚从长长的冥想之中清醒了过来,和程智一样,第一次冥想之后,他便轻易的掌握了神识。对于事物的细致入微的观察,让索亚对于自己之前所认知的这个世界有了从新的了解。索亚听到程智的话,顿时眼睛亮了起来:“真的吗哥哥?”

半空之中,潮湿春日魔法师终于念完了咒语,潮湿春日接着朝下一指一团红色的元素能量急速向底下的怪物笼罩而去,顿时在怪物的身体上燃烧起了熊熊烈焰。七级火元素魔法师的魔法火焰可不是普通的火焰能够比拟的。熊熊烈焰的高温可以瞬间融化钢铁岩石。怪物的身体不断燃烧着,疼的它满地乱滚,巨大的力量接连撞毁了好几栋民宅。可是它身上的肥仔却依旧牢牢地抓着怪物的身体,烈焰不仅燃烧着怪物,也燃烧着肥仔,肥仔身上皮毛已经开始燃烧了起来,但是肥仔却毫无所觉,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哥哥,这就是魔法师的神识吗?好厉害啊。”程智怕索亚在第一次冥想之中出问题,所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索亚看了一夜,这时候却是有些困倦了,打了个哈欠:“没错,神识是魔法师才有的感知能力。有了神识,做起事来也更加方便。好了,你好好休息一下。一会锻炼精神力冲击。”

“可是我不累啊。哥哥,你说的针对,进行冥想之后,感觉精神特别好。”“没有。”程智摇了摇头:负暄“只是将它击晕了。它的灵魂十分弱小,负暄但是灵魂受到法则的保护。只有达到破坏这保护的程度,它才会死亡。那是需要你达到七级以后才能做到的事情。”“没错。”程智点了点头:“虽然冥想对于精神力会有帮助,但是身体本身也是会疲劳的。而精神过于兴奋,忽略了身体自身的恢复却会让体质逐渐下降。所以大多数的魔法师,身体都很孱弱,也是这个原因。一定要注意对身体方面的休息。”程智当初在修炼的过程中,自身休息的时间并不多,是因为海瑟薇时不时地就会给程智弄一些稀奇古怪的,提高身体素质的东西进行补充,所以身体状况非常好。但即便这样,程智隔几天还是要好好休息一下。可是索亚却不同,因为程智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珍惜材料给索亚制作那些补药。所以自身恢复方面,还是需要去睡觉才行。

索亚点了点头,完整但是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他让索亚先去休息,自己则返回了学院。对于空间魔法的研究进入到了一个实用性方面的研究阶段。正好这段时间放假,没有课程,程智要好好的进行一番实验。

一进公共实验室大门,程智却看到一群人正在围着一个试验台做着什么,仔细看去,却是一阵错愕,因为这群人大多数都是炼金分院的老师,其中还包括了符文系的老师,迪尔卡娜。“怎么?不高兴吗?”程智有些奇怪的问道,潮湿春日却看见索亚抬头看向了程智:“哥哥,我想要杀死一个人。”程智皱了皱眉,这群老师围在这里到底在干什么,却听到人群之中有人说道:“小心一定要小心,已经坏掉三个了,绝对不能再出问题。”“这声音?”程智皱了皱眉,仔细回想了一下,似乎是炼金学院主任,桑托斯教授。“他们在干嘛?”程智小心的凑了过去,却见在人群之中,不但有桑托斯,还有魔法学院的主任,卡尔玛林和另外魔法学院的两个老师。

程智踮着脚,朝里面看了看,却见卡尔玛林正身处一根手指,一股风元素凝结而成的如同小型龙卷风一样的东西就附着在他的手指上,那风元素旋转的极快,形成了一个尖端。负暄“是费伦吗?”

程智在看清楚他们到底在干什么的时候,不由得眼皮一跳,这群实力强大的高手正在解剖他制作的铁板。程智有些摸不着头脑,紧接着,另一位法师却也是一伸手支,顿时在手指上出现了一团橘红色的火焰,形成了一个火球,被那小龙卷风吸入了进去,接着,原本橘红色的火焰似乎是受到了风的影响,变成了明亮的颜色,而且温度急速上升。接着就看到两个人小心的控制着这团法术向下面的铁板凑了过去。听到程智提到费伦的名字,完整索亚瞪大了眼睛,完整一双深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突然,索亚一把抱住了程智:“哥哥,我恨他,我恨他,我想要杀死他,杀死他一千次一万次都不够。”

难道他们是要用这个魔法来切割铁板?看到这一幕,程智不由得有些好笑。那铁板子制作的过程中使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法,在里面添加了一些特殊的炼金粉末,预热就会燃烧,烧掉里面所有的秘银魔导线路。难道他们觉得只要将外面的铁板破坏,就能破解里面的东西吗?刚刚不是说已经坏掉三个了吗?这群家伙难道没有弄明白?但这时候,有一个魔法师伸出了手,顿时一股白色的能像脱手而出,竟然是冰系魔法师,这个魔法师跟着前两个魔法师的动作,在那炽白色的火焰周围形成了一个冰系的保护圈,当特殊的炽白色的烈焰融开了金属之后,四散的火花,被点燃的粉末全都被限制在了那冰系保护圈之中,没有扩散。,那个冰系魔法师则在指间凝聚出冰霜之力,快速给铁板降温。

“这也行。”看到这一幕,程智不由得对瞪大了眼安静。所有的魔法师和炼金师全神贯注的盯着操作台上面的铁板,甚至连大声呼吸的人都没有。程智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索亚的后背:“丫头。我知道你非常仇恨那个人。我并不会阻止你去报仇。但是你现在实力非常弱小,等你又足够的实力的时候,我会陪你一起去,亲眼看着你为你的爸爸妈妈报仇。”终于在最后一条边缘被切割开之后,发出咔哒的一声轻响,几位老师教授全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卡尔玛林轻轻一弹手指,那手指顶端的超小型的龙卷风不见了,接着他释放出神识,将那个铁板笼罩了起来,拿起镊子,小心的将最上层的铁板掀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而桑托斯则拿起了一个小刷子,轻轻地将里面的易燃粉末扫了出来,露出了下面的符文。

“现在不是正在进行预选赛吗,大部分的老师都被安排去维护预选赛擂台了。应该是被耽搁了吧?那个学生叫什么来着……对,叫程智。是符文系一年级学生。”“这是?符文。”卡尔马林看着这个硕大的符文,有些奇怪的问道。索亚听到程智的话,顿时眼睛亮了起来:“真的吗哥哥?”

“当然。”程智点了点头,接着蹲在索亚的面前,眼睛看着索亚的眼睛:“仇一定会报。索亚,你要记住,如果一个人心中只有仇恨,他会变得非常狭隘。我们要记住仇恨,我们也有资格去复仇,但是复仇不是我们生命的全部。索亚,你的人生还很长,有很多的悲欢离合,不要让仇恨蒙住你的眼睛。”“没错。”桑托斯点了点头,接着将脸凑近了一些:“很复杂,也很简单。”听到桑托斯的话,卡尔马林有些奇怪:“这是什么意思?”卡尔马林点了点头:“能复制出来吗?”

“这有些困难。”桑托斯摇了摇头说道,接着扭头看向了其他的老师:“你们看呢?”索亚抿着嘴,看着程智,一直看着他,最后用力的点点头:“哥哥,我记住了。”

程智温柔的笑了笑,可是他却知道,索亚心中的仇恨比自己更加强烈。这不是说,同样的父母之仇,程智就不恨自己的仇人,而是一种复仇的执念。索亚的执念远比他还要强的多。他只希望,索亚以后不会因为仇恨变成一个嗜杀成性的人。亡灵魔法师如果发起疯来是任何魔法师都无法比拟的。所有的老师都仔细的看着这个微缩魔法阵的结构,全都摇了摇头,不过其中一个人却是说道:“这个微缩魔法阵,看着有些眼熟啊。”

桑托斯点了点头:“说简单是这只是一个火元素增幅符文,是一种基础符文,但是说复杂……”他指了指符文周围密密麻麻如同蛛网一般的秘银连线:“看到没有?这个符文周围组成的是一个魔法阵。而这魔法阵的能量来源却是最边缘的那个小符文。竟然是将符文作为能量源来使用。好巧妙啊。”程智拿出了一些材料,按照记忆之中的制作方法,给索亚调配了一些能够辅助修炼的药物,有的需要服用,有的则需要擦拭身体。这些都是能够帮助索亚更好的在第一次冥想之中沟通死亡之力。“哦?眼熟?”听到这个人的话,桑托斯,卡尔马林和其他的教授老师们全都是将目光注视到了这个人的身上。却见是炼金附魔系的老师可利威。

“眼熟?你见过?”“我记得,好像是有个学生做过类似的魔法阵,只是很大。哦,对了,那个魔法阵可是空间类的魔法。对对对,我还记得那个魔法阵,那个启动符文和这个启动符文是一模一样的。”

潮湿by春日负暄完整版“空间类魔法阵?我没听错吧?”桑托斯瞪大了眼睛问道:“而且,这么重要的研究成果,我怎么没有得到报告?”“一年级学生?”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潮湿by春日负暄完整版